夏雨络荷

混圈有那——么杂!
大概……十年一更新【bushi!】
假写手表示想画画√

【伪白】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②

#我又回来了终于肝出来了……orz
#一时脑洞+老套文题慎……
#渣文笔……一划到底的短小orz
#脑阔不清醒可能排板有很大毛病……见谅
#深夜激情赶文以至于可能要秃头。

如果可以的话……继续!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“溜了溜了,吃饭去了啊。拜拜拜拜”
 
  老白说着下了直播,翻着手机外卖点单界面正想着要吃什么好,无意中转头看到窗外阳光明媚,沉思两秒,决定出去找东西吃。
 
  就当锻炼身体吧。老白为自己一反常态的决定找了个借口,揣好手机,拿上钥匙出了门。

  七月下旬,正值盛夏。老白一出来就有点后悔:虽然不像平常那么热,但太阳也是真的瞎眼。

犹豫一会,老白还是迈出了步子:都出来了,就走吧。
 

——白先生愉悦的觅食时间√——
 
  可以。老白走出餐馆,愉悦的打了个嗝【???】这家不错啊以后还来。

   老白想了想,决定顺便去找个便利店买点肥宅快乐水和靓仔【划】旺仔牛奶。
 
  沿着石砖道路,老白走在树荫下,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下,在他的白T恤上映出点点晶莹。老白心情突然好了起来,哼起了《答案》。

“爱就像 蓝天白云 晴空万里 突然暴风雨 无处躲避 总是让人 始料不及”

“所以说永远多长 永远短暂 永远很遗憾”
 
“每个人有每个人 不同的计算”
 
三年了,是时候……该放过自己了吧……该放下了。

   轻叹一声,老白走进了便利店,清脆的“叮咚”声拉回了他的思绪。

  拿了两瓶肥宅快乐水和一瓶旺仔牛奶,老白掏出手机走向收银台。
  
“您的烟。”
 
“谢谢。”

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,老白一愣,身体顿时僵硬:刚刚……他是不是听到了虚伪的声音?!
 
“先生?”收银员略带疑惑地看着僵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男人,轻声发问。

“啊?哦哦……”老白回过神,手忙脚乱的把东西往台子上放,脑子还是一片空白:什么魔人玩意???他刚决定就这样了吧就遇到虚伪了??等等等……虚伪不住这里啊??是错觉吧……嗯错觉错觉,一定是错觉。
 
  “老白?”

  wo ri ni ge!老白这下是真的懵了,真是虚伪?!
 
  “虚伪先生……?”

   老白抬起头,入眼便是那熟悉的人,让他曾想着便难以入睡的人。

  灿金色的阳光似乎给虚伪镀上一层光边,耀眼极了。
 
  呼吸一滞,老白发现之前想的什么放下都是狗屁。一见到虚伪,他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感中,也许是重逢的激动,也许是可望而不可求的悲伤。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会继续写下去的!【渣荷永不放弃】
写①的时候因为巧妙地做了一篇讲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”的完型,当时心态崩了就想到伪白了……之后完全丧的雅痞感觉差一点都不想磕下去了……然后莫名就有了脑洞……就开始……想,发,刀【所以①是真的烂啊我现在完全不忍直视orz】在完成了一系列刀里抠糖之后我又活过来了,所以……文风秒转【然而依旧渣】
时间是真的不够啊1551我只能弄出这么点了。我,现在真的想睡觉了orz不然明天要猝死。晚安,晚安。【一到瞎bb的时候就莫名话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……】

【伪白】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①

#神之老套文题XD

#就是一时脑洞并且证明我还活着emmm……

#可能会很奇怪emmm

#本来是一发完结后来发现做不到!!【我妈只让我拿十分钟手机1551】

#爆炸ooc我现在可能脑子不清醒
---------------

“嗒嗒”老白滑动鼠标,点进了虚伪的主页。

“嗒嗒”黑暗中,电脑幽幽地闪着荧光,播放着魔人第14期。

老白盯了一会儿屏幕,又慢慢闭上眼睛,把头埋在双臂中,任由耳中嘈杂声不断,却总能清晰地听见低沉的声音说着什么,然后轻笑。

已经多久了?

老白突然觉得有点累,自从与虚伪分开之后,已经三年了。这期间,曾经一点一滴的情意并没有随着时间消散

——反而愈来愈浓烈,仿佛一坛陈酒,品尝一点就让老白感到难以抑制的晕眩。

悄悄鸽掉直播的时候,他会忍不住去看虚伪的视频,却害怕看他直播。

害怕看到他和其他人玩的那么开心,自己会忍不住流泪:现在的他多好啊……也许……已经忘掉魔人团,忘掉他了吧。

长长叹了口气,老白闭着眼摸索着摘下耳机,拿起一杯早已冰凉的水灌了下去。

丝丝凉意在胃里漫开,老白叉掉网页,歪到在床上。

自己曾是多么厌恶现在因为想着一个人而寝食难安的自己,厌恶把坏心情带到直播中的自己。

现在……大概是习惯了吧……

老白自嘲似的勾起嘴角,自己大概是中了名叫虚伪的毒。

深入骨髓,再无可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emmm更新随缘【初三长--弧】但是一定不会坑……

心态爆炸emm我大概……有个密室逃脱的脑洞,和一个类似命运石之门世界观【但是确实不是XD我没看过石头门就跟着我哥了解了一丢丢】的脑洞

希望等我全部更完还会有人在伪白坑里!

是拿了老白眼罩戴的莉莉姐!

画面黄一点【??】的是原图【大概是p2】

上课摸鱼……

其实我真的本来想写伪白来着 ,可是,我卡文了啊??【有朝一日,我会发】

所以本来想摸莉白【划】白莉来着XD但是,老白画废了XXX

于是就只放出莉莉姐啦!

【莉莉姐最可爱我要偷走她!】

【伪白】回来了吧……

#其实应该是友情向吧……但是还是私心加了一个双向暗恋【其实就只带了一笔】

#说是伪白其实没有剧情,都是……说是老白心理不如说是我自己的私心。但是……愿意的看看?

#其实之前是想写密室逃脱来着……然后写着写着发现这一段真的突兀然后……单独一个短打XD

#圈子小我们自己萌。以及,不上升真人,上升真人头给你锤烂!

サヨナラなんてないよ...

不要说再见..

——《PLANET》

老白道了晚安,关了直播,躺倒在床上,抬手遮住眼睛。

已经有多久没和虚伪联系了……?老白想着。

当时那些人说的话,他到不是很记得了。

但是,当时那种愤怒和无力,却刻骨铭心。

他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事,却能被那些人拿出来说得严重。

他想保护兄弟们,想让他们不受他连累。

于是他断了和虚伪的联系,希望这样就可以让他远离风暴中心——就算他不发表声明也可以。

事实证明,他成功了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就对虚伪抱着不可告人的心思——在“社会主义兄弟情”的内部是一点一滴汇聚成河的汹涌情感。

可是,他到底是个胆小的人,到底不敢说出来这个被社会不容的事。

算了,能在一起玩也挺好的。老白曾苦中作乐地想过。

可最后……连在一起玩也不可以了啊……还为了“保护”断了联系。

老白苦笑,又想起这些事来了啊……

当时怎么狠心地把那段隐秘的感情割裂,怎么做到不再了解他的一切事情,那种深入心底的难受,是真的不想再感受一遍了。

可他总是会在下播之后,难以自抑地想起,想起魔人团那些骚话满天却快乐无比的日子。

老白深吸一口气,起身将早已冰凉的水一饮而尽,似乎伤人的冰凉划过喉咙,连带着那些情绪,一起流走。

过好现在吧。




交わる度に不時着したメッセージ

在将要有交集之时却收到了必须分开的讯息。

——《HEAVEN》




【老白。】

  虚伪?

【魔人团还愿意带上我么?】

  ……当然愿意啊……虚白瓦瓜,是牵心的朋友啊……

魔人团永不散。
 
  【我……真的很想你们……很想你啊……】
 
  我也是啊……虚伪你个魔人……终于,回来了。






諦めもせず僕をやり直すよ

让不肯放弃的我重来一次吧。

——《Replica》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想说的前面说的差不多了……?

总之,我会一直等着魔人团回来。

【不知道这篇写了个啥……】

我努力在暑假之前把密室逃脱弄出来……吧【但是以我十年一更的速度emmm】


【安雷】长寿村

#诶相信我这和莫斯利安没有关系诶嘿嘿#
#是刀……吧。#
#大概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emmm#
#ooc慎!!!!!!!!!#
#小学生文笔……不介意的话请凑合着看吧!QAQ#
#狗血老梗?#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这个美丽的地方叫长寿村。
  “很俗套的名字吧。”
  安迷修笑着对雷师说。
  “确实。”雷狮撇撇嘴,避开了安迷修的笑容。
  这个人笑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,完全没变。
  “但长寿村才是最适合的名字呢……听说这个镇子里的人都不会死呢。”安迷修望向雷狮深紫色的眸子,说着,牵起雷师的手走进村子。
  “不过你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,按规矩我可不能留你太久。”
  “嘁,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。”雷狮看了一眼两人牵着的手,又移开了视线。
  粗糙的布料磨蹭着掌心,伴随着熟悉的温度。
  “……”破天荒的,安迷修并没有反对雷师什么,只是用复杂无奈的眼神望着雷狮,“也不知道能留你多久呢……”
  “诶——”雷狮拖长尾音,“留久了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呢——”
  为什么不能久留我?
  雷狮配合的装作没有注意到安迷修转换的生硬的话题,只是把疑问压在心底。
  这么久没见了,最后再问吧。
  “于是安迷修你要带我去哪?”
  “一个好地方。”
  “你说了等于没说……要带我去撸串?”
  “……雷狮快停止你的脑洞吧我不会带你去撸串的……所以说你的‘好地方’就只指撸串的地方么……”
  “还有酒吧也可以接受。”
  “……快闭嘴吧跟着我走就是了。”
  雷狮耸耸肩,依言闭上嘴,静静的望着安迷修的背影。棕色的头发轻轻飘扬,雪白的衬衫一如往昔。
  似乎很久没再见到过了呢……
  记得最后一次看见他……
  “喂雷狮。”安迷修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  “到了?”雷狮收回思绪,挑眉问道,打量了下四周。
  大丛大丛鲜红的玫瑰似簇拥着亮色的红毯,红毯尽头是绑着白色轻纱的拱门。
  雷狮转头看向安迷修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  “雷狮,”安迷修认真的看着他,碧绿的眼眸中满是温柔,“我欠你一场婚礼。”
  “你愿意和我在永远一起么?”
  雷狮一怔,随后想起了安迷修最后一次和他见面所说的话。
  雷狮,我欠你一场婚礼,等我。
  这没马骑士还记得这事啊……
  啧,婆婆妈妈,还用的着婚礼。
  “我愿意。”
  尽管别别扭扭的吐槽,其实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吧。
  安迷修看着雷狮,碧绿色的眸子里闪亮着柔和与愉悦,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样式简洁戒指,内部刻着“AMX”三个字母,让雷狮感到莫名的熟悉。
  拿起戒指,安迷修单膝跪地,轻轻戴在雷狮的无名指上,随后执起雷狮的手轻吻:“雷狮,我爱你。”
  碧落黄泉,永不变心。
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“大哥!”
  卡米尔带着焦急的声音传入耳中,雷狮微微睁眼,暗沉的天空静静的俯视着他,仿佛在讥笑他的愚蠢。
  是啊……怎么可能见到已经死掉的人呢……
  雷狮抬起手遮住眼睛,无名指上早已没有那个样式简洁的戒指。
  对啊……那个戒指,是他自己找人做的,在这次战斗中……被毁掉了啊……
  这一切,都只是一场梦罢了。
  是啊,长寿村当然不会有人死,因为他们都是死人了啊。
  混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概突然听到《杀生》里面一句台词然后想出来的?
依旧是老梗啊……哈……哈……但是我不管我就是想写orz
其实我之前想加个鬼莱来着但是发现似乎没地方放进去就……算了吧。
其实,本来预期要比这个长一些但是发现突然不知道怎么走剧情就……删掉了!
越来越咸鱼没毛病。

老公(们)情人节快乐!【多圈子,慎入】

ooc

不说了我就是个段子手√

男神x你

多圈子,只是……想满足我寄几……(*/∇\*)

小学生文笔

不知道在写什么。

【ok?】

【go!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壹.恋与制作人——李泽言

  “哇啊啊啊啊啊啊决定了啊啊啊!继续氪!”你在n天纠结后,坚定的点下了按钮,认真的去听老公好听破天际的声音!

  “所以……我不就在你身边,你还听什么。”李泽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你身边,略无语的看着露出痴汉笑的你。

  “诶嘿,这不一样啊,一个是二次元,一个是现实,想当年【。】我还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靠这个一个人激动呢!”你依旧是一脸痴汉笑,转个头看向站在面前,活的!李泽言!

  李泽言看着你笑的无比蠢【萌】不觉得有些好笑,扯扯你的脸:“幼稚。”

  “厚!李怼怼你又怼我!”

  “情人节快乐。”李泽言不自觉弯弯嘴角,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布丁,带着熟悉的焦糖甜香,上面还画着一个可爱的Q版表情,正是鼓着嘴的你,旁边是一行淡粉色的小字“forever love”

  “哇!李泽言我爱你啊啊啊啊!”你看着小巧的布丁,激动地差点扑上去抱住他。

  你仰头看向李先生,他的耳根红了,别过脸,又悄悄瞟过来一眼,正巧被看到。

  好可爱!你心跳加快,拿过布丁,拍了张照片,拿过勺子郑重地放进李泽言手机,说出了早就想说的一句话:“李先生,喂我吧!”

  “幼稚……”李泽言脸微微一红,拿着勺子,迟疑了几秒,然后舀了一勺布丁,【动作温柔地】放进了你的嘴里。

  室内暖橘色灯光柔柔的笼罩着你们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焦糖甜香,温馨,甜蜜。

【哇……我………………(*/∇\*)】

贰.刀剑乱舞——加州清光
  “主上,情人节快乐~~~~”清光一把抱住你,“啾”地亲了一口。

  “咳,情人节快乐!给,巧克力!”你脸微红,侧过脸,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包装好的心形巧克力。

  “啊啊,主上亲手做的的么!”清光接过巧克力,惊喜道。

  “嗯——”

  “主上有心了呢~给~”清光轻笑,从背后拿出一朵枝垂樱,别在你的耳边:“热烈,纯洁,高尚,就是你呢,我的主上~”

【(*/∇\*)】

叁.刀剑乱舞——笑面青江

  “主上,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?”青江抱着金球球【划】微笑着开口。

  “情人节啊!给。”你一怔,将手里的每人【dao】一份的巧克力递了过去。

  “哦~多谢主上了,可是,我还想要一样东西呢~”青江没有接巧克力,微眯起金色的眸子,道。

  “还要什么?”你迷茫,青江金色的眸子里似乎藏着些淡淡的幽深。

  “你呀,我亲爱的主上~”青江微笑,伸手搂住你。

  “这个本丸里的所有东西,都不及主上你一分一毫。”

【(*/∇\*)(*/∇\*)(*/∇\*)】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不管,大概没了,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w

啊啊啊啊可爱!

开始脑子混乱。。。。。

【蓝河生贺/叶蓝】壮士,吃糖吗?

ooc

ooc

ooc

ooc

我……的妈呀13号才想起来去认真查查蓝河生日【之前看的是14号,然鹅后来莫名其妙就发现“诶诶???怎么蓝河生日还有6.1这种说法!??!?”然后就放下没管了,想着之后查查来着……然后就忘了。作为懒癌晚期的我怎么会在不确定“蓝河生日是不是明年?”情况下去,码,字,呢哈哈哈哈哈嗝】

然后我就………………要在一天内弄出生贺????【而且手机被收只能悄悄的………………】

于是肯定有是短小,吧。

来不及想梗了x就用上数学考试之后想出来的【guichu】的玩意啦xxx题目也……是考试的时候想的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

题外话弄了,辣么多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今天是蓝河生日,本来想带着媳妇横扫荣耀,拿稀有材料当礼物的叶修,牙疼了。

  是的,牙疼。

  事情是这样的:

  叶修退役,干脆地甩下兴欣溜进蓝雨,抱得蓝河归。

  然后,蓝河就更干脆地禁了叶修的烟。

  叶修这个人没有烟简直活不下去,禁烟才过了不到3天,他就已经开始时时刻刻以一种幽怨的眼神盯着蓝河,弄得他寒毛直竖,最终不知道从哪里听说“吃糖可以抑制烟瘾”,买回来一大堆糖塞在家里,每当叶修幽幽盯着他的时候就塞上一颗。刚开始叶修还有些不情愿,但当他发现“吃糖可以玩出新花样”时,他也就妥协了:反正也不能抽烟了,就……小小的补偿下也不错……

  于是,烟离开了他的生活,而糖,开始时刻陪伴着他——

  大家都知道吃糖吃多了的后果是什么吧~

  于是在蓝河生日这天,在这巧妙的日子里,他的牙疼了。

  牙疼,疼起来要命。

  叶修起了床翻滚了一阵,终于忍不住了,乖巧地跟着媳妇跑去了医院。

  “蓝啊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 “叫你吃那么多糖。”蓝河淡定的看着叶修躺在台子上朝他使劲眨眼睛。

  不是你让我吃的么!!!

  叫你每次吃糖都来新花样。

  还有,这么大人了打个麻药还差点疼到飙泪……

  其实补个蛀牙也并不要很长时间,不过小半天,他们就已经出了医院。

  看着叶修嘴里塞着棉球怨气满满的样子,蓝河“噗嗤”笑出了声。

  叶修一愣,回头,蓝河的笑脸似乎是镀上了一层金边,异样的柔和。

  “……蓝啊,你看到我这个样子你还笑得出声啊……”

  “不是,只是觉得这样很好玩啊,看到你吃瘪……不是………噗……”蓝河勾着嘴角,心中补充:还有一种无比真实的感觉……

真的叶修,真的除了游戏没什么会的东西的叶修。

  现在在他的面前,不知摆出什么表情【麻药+疼】

  “走了叶修,回家。”

  “诶?”刚刚他说出来散散步来着???

  “干点有意义的事。”

  “…………”什么事哇………………原谅我有那么一丝丝的想歪……

  “……做蛋糕,今天我生日嘞。”

  “以及看你这个嘴你今天也就别想了吧哈哈哈”蓝河补充。

  ………………叶修发誓他再也不吃糖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莫名其妙的结束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昨天临近12点想发上来,结果,手机,被收了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蓝河小天使我对不起你啊啊啊啊啊啊啊QQQQQQQQAQ

emmmm………………这是我的文被禁了么??????等等这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?????我有点慌…………然鹅我还是……很懵xxx

【等等那么就之前就看到你的反射弧也太长了x】

伞修【我回来了】

伞修

刀子

ooc

鬼畜慎入x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阿修,我回来了。】
 
  滚滚滚,说什么呢!

  干什么?我还要买菜做饭!

  哈?发什么神经?你吃泡面,饭是沐橙的。

  叶修你脑子长包了?说什么胡话?

  行吧行吧,你要去你就跟着吧,别捣乱。

  叶修你至于吗过个马路还牵我手?!当我三岁小孩啊!

  【叶修闪开!】

  【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】

  叶修做了个梦,梦里苏沐秋就像从前那样,不,就是从前那样照顾他们。

  然后
  一样的场景
  一样的时间

  苏沐秋还是死了

  他还是“杀死”了他。

  end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于是大概最后理论是:之前苏沐秋因为跟他打电话所以出了车祸,而这一次他没有跟苏沐秋打电话所以苏沐秋本来可以避开这次车祸,但是苏沐秋为了推开他死了,于是叶修认为这一次仍是他的错,他认为他间接杀死了苏沐秋。

于是不知名脑洞突然想写伞修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orz

其实对伞修了解还不大多,有错误请指出x

最近上学超想写写黑暗系x
   
大概………………就这样了x

要是我写叶蓝的话绝对是甜饼,伞修就绝对是刀子x

主叶蓝,最近被带入伞修x

依旧是咸鱼x

【凹凸】甜饼

小学生文笔【慎】

ooc ooc  ooc

一样是贼短的小甜饼

我都有点不敢写七夕了……恩下几篇不写恩【还有下几篇???】

1.安雷
  “七夕快乐。”安迷修抱着一捧玫瑰站在雷狮面前,头不自然地偏向别处,脸上泛着微微的红。
  “呵……七夕快乐啊…没马骑士~~”雷狮一愣,旋即轻笑。
  “喂!恶党你……唔!!!!!”安迷修一句话没说完,就被雷狮扯着领带吻了上去。

【请自行yy】

2.瑞金
  “格瑞七夕快乐!”
  “恩,七夕快乐,金。”格瑞看了眼笑得灿烂的金,默默从口袋里拿出一块【早已准备好的】巧克力塞进金的嘴巴,“甜么?”
  “唔……甜!”

3.嘉幻
  “嘉德罗斯大人……那个……七夕快乐。”紫堂幻揪着衣角红着脸站在嘉德罗斯面前,小声说着。
  “哦?七夕快乐,渣渣。”嘉德罗斯看着腼腆的紫堂幻,勾起一笑,“我的巧克力?”

  “啊啊,有的在这里!”紫堂幻手忙脚乱地把巧克力拿出来,瞬间被抢走。
  “这还差不多……”
  看着嘉德罗斯撕开包装纸把巧克力扔进嘴里,挑着眉嚼嚼嚼【bushi】,紫堂幻的唇角也不禁微微勾了起来。

4.鬼莱
  “莱娜,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么?”
  “诶?什么……日子……”莱娜一愣,手不自然地摸了摸口袋里的手工巧克力。
  “嗯……不知道?”鬼狐天冲勾起危险的笑,抓住莱娜的手腕,将她口袋里的巧克力拿出,在她眼前晃了晃,“这个,要给谁?”
  “……给……鬼狐大人……”莱娜有些局促地把头扭向别处。
  “呵……那我就收下了。”

  鬼狐:没给你准备巧克力,让你揉尾巴怎么样。【buni!!!!】

——————分————割————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哇不知道怎么写丹秋我要死了啊啊啊…………【哭唧唧】

以及……我要沉迷学习……再见手机【挥挥】

仍旧是一条咸鱼x【瘫】